青岛黄海学院-教育部批准的普通本科院校

媒体黄海

最新要闻

相关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媒体黄海>>媒体报道

【青岛新闻网】无臂女书画家 为练口书满嘴流血

来源:本站整理 | 作者:Admin | 录入时间:2017/3/31

【青岛故事】80后无臂女书画家 用嘴写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宋文京先生为书院题字

    (文字/谢小真摄影/张力伟)

    尚秋这个名字,是国画大师鲍黎健先生赐给她的雅号。尚秋说她很喜欢,因为人最该注重的就是内心的修炼,要坚强如铁,温婉如玉,平淡如秋。当她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些话时,距离她意外失去双臂已经整整过去18年。

    上天夺走她的双臂,却给了她隐形的翅膀。十几年临池不辍,如今,作为国内唯一无臂女性口书画家,定居青岛的尚秋正在开启一个通过教育传播大爱的传奇人生。

【青岛故事】80后无臂女书画家 用嘴写人生

尚秋现在可以笑着回忆往事

    练口书常常满口是血

    对尚秋的采访约在她刚刚成立不久的尚秋书院,这里是一个面向七岁以上儿童及成年人的书画培训机构,原木色的房间里陈列着不少大师的墨宝。一袭黑色衣裙的尚秋带着笑意,缓缓踱步而出,招呼记者坐下。

    尚秋今年35岁,她的家乡在四川资阳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懵懂的少女时期,尽管家境贫寒,她依然快乐地跟随父母登巴山饮蜀水,忙春耕抢秋收。1999年,为了能让弟弟继续学业,尚秋选择暂时辍学打工挣钱,因为意外触碰11万伏的高压线,17岁的尚秋双臂被烧焦,紧急送往成都西南军区总医院。

    “等我醒过来,已经是两周后了。在我苏醒之后的一个深夜,淡淡的月光照进病房里,窗户成了一面镜子,我在窗户里看到了一个没有双臂的人的身影,我知道那是我,就在一瞬间,我再次晕厥。”回忆起往事,她的声音很低沉。

    不是没有想过死,甚至有人建议她去乞讨,骨子里要强的尚秋却偏不。“我不相信,命运这样残酷地对待我,就只是为了让我主动放弃生的机会。”2000年春节,尚秋的表哥在自贡看灯会时,结识了自贡无臂书画家胡林。相同的际遇,使胡林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表哥的要求——教尚秋写口书。

    尚秋说,很多记者都曾问过她,练口书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任何地方都是困难,没有最大和最小之分。”笔在嘴里一点不受控制,力度把握不好,笔杆被咬得“喳喳”响,咬破的笔杆把舌头戳破,满口是血。尚秋说,每次她都想歇斯底里地大叫,可每次都忍住了,放下笔,她只能蹲坐在墙角用力咬自己的膝盖。

【青岛故事】80后无臂女书画家 用嘴写人生

夫妻二人合力完成一幅作品

    “我像那只被耍的猴”

    白天练一天,晚上练到半夜,苦撑着尚秋练习口书的是想证明自己残而不废的信念,和作为姐姐想要帮助弟弟重返校园的责任。卖艺这条路,是恩师胡林先生给尚秋指明的。捧艺术为乞钵,一腔凄苦一腔泪,虽然心底一万个不愿意,但尚秋还是找到第一万零一个理由说服自己。

    卖艺是从资阳开始的。尚秋和母亲带的钱不多,付了一间小旅馆的房费,身上只剩三块钱。“出门前,母亲说她只带了够坐公交车的车票钱,如果我要非要回家,必须挣够来回的路费!”就这样,资阳、成都、南京、北京,尚秋在母亲的陪伴下开始走南闯北地沿街表演。“我感觉自己是耍猴人手里的那只猴,即便在寒冬,路人的目光也能让我热腾腾地全身冒汗。”尚秋说,“我很怕,怕别人的同情,更怕别人的白眼。”

    卖艺这段经历,尚秋在她个人自述《心若向阳 春暖花开》一书中这样写道:“人活着总是难免在意别人的目光。那些或嘲讽或同情的目光能够在脆弱时将我灼伤;那些或期待或鼓励的眼神能够给我无限的力量;那些因为同样遭遇而对我关怀备至又略带钦佩的人更是让我坚定地相信自己,走出自己的风格,让生命予我奖赏。”

    除了在2002年帮助弟弟重返校园,爱情这份生命的奖赏似乎更令尚秋欣喜和安慰。

【青岛故事】80后无臂女书画家 用嘴写人生

丈夫负责照顾尚秋生活上的一切小事

    这个新兵蛋子给她爱情

    2004年8月,因意外延迟5年后,22岁的尚秋走进了高考考场,青岛黄海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让她和母亲踏上了开往青岛这座海滨城市的列车。

    一年7000多元的学费,犹如压在尚秋单薄肩膀上的一座大山。“我鼓起勇气给学校董事长打电话,问他我可不可以不用一直待在学校,以半工半读的方式赚取学费。他让我直接去他办公室,他在办公室看了我的资料后对我说,你不用出去打工,学校全免你的学费。然后,他把我带到另一个办公室——素质教育研究中心,对里面的老师说,从今天起,这位同学就在你们部门担任兼职老师。”之后,尚秋就做起了励志教育工作,学校每月付给她800元的工资。

    大二那年,济南军区某工兵团住进黄海学院,在附近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训练。团长和后勤兵住在尚秋和母亲住的公寓旁边,有一个班的兵平时不出去训练,早晨跑完步然后就是买菜做饭。

    尚秋的母亲在学校里收些废品卖钱,一来二去和炊事班的士兵熟络起来。一个四川老乡说,他们那儿有个“新兵蛋子”,河南人,负责给战士们做饭,并打扫卫生,人很不错。部队撤走前,母亲邀请经常帮她的士兵们到宿舍吃了顿饭,也就是这一次,尚秋第一次见到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新兵蛋子”——后来几经波折成为她老公的程相权。

【青岛故事】80后无臂女书画家 用嘴写人生

尚秋在扇面上口书“厚德载物”

    “为了娶我,他好像跪了几夜”

    第一次见面,因为母亲之前提过多次,尚秋稍稍注意了一下那个新兵。“很腼腆,个头很高,轮廓分明,脸很清俊,嘴唇有点厚。他很少抬头,一直专心地看着我的影集和字帖。”临别前,程相权问她要了一张照片,交换了联系方式。

    尚秋以为,这个男人无非是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以后再无来往,可他却在仅仅一面之缘、短信交流几天后向她表白。“那我就批准你成为我男朋友了!”尚秋笑着说,发完这条短信,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爱情本来就不是经过权衡分析才有的。

    采访中,尚秋露出的笑容不算太多。但在谈到爱人时,她的脸上总有笑意。“谈恋爱时他告诉我,有一晚电闪雷鸣,他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第一个念头就是我。”三年相恋,虽然聚少离多,尚秋和程相权彼此挂念,感情愈发深厚,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和一个失去双臂生活、几乎无法自理的人结婚,程相权面对的阻力可想而知。“家里没有一个人支持他,”尚秋说,“怎么说服他的母亲,他没告诉过我,不过我听说,他好像跪了几夜……”

    2009年,尚秋和爱人步入婚姻殿堂,在仪式现场,尚秋含着泪,口衔毛笔书写四个大字——恩重如山。

链接地址:http://news.qingdaonews.com/qingdao/2017-03/30/content_11989212_7.htm

版权所有:青岛黄海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青岛西海岸新区灵海路1145号 邮编:266427
电话:0532—83175868 83175858 传真:053283175878 鲁ICP05012823号